第八章

  我的心常下雪,不管天气如何,它总是突然地结冰,无法商量。我望向繁花盛开的世界,注定缺席。我的心开始下雪,雪无声地覆盖所有,淹没迷茫、骄傲与哀痛。当一切归于寂寞时,世界突然变得清凉明朗。所以,别为我忧伤,我有我的美丽,它正要开始……

  冬季悄然无声地赶来,干巴巴的。让人反感。敏感的静电让伦子随时都处于警惕状态。他讨厌刺痛身体后全身不自在的感觉,干涩的头发总是随毛衣与身体的摩擦而起伏不定。睡懒觉的习惯在冬天漆黑的早上肆无忌惮地蔓延开来。母亲是个很忠诚于时间的人。在那个迷雾一样的年代,她当过知青,下过乡,去过宣传队,接受过贫下中农再教育,招干返城后去了银行做了档案工作,一干就是二十五年。这二十五的档案工作使她对时间有种神灵般的虔诚。母亲六点半会准时打开复读机播放英语并把伦子从热被窝里拽起来,动作已经从十几年前的粗糙达到现在的炉火纯青,甚至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伦子也就很自然地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下练成了一身梦游功夫——梦着起床,梦着穿衣,梦着刷牙,总之在他到学校之前任何一个动作都可以算得上是梦,就连骑车也会梦上一半的路程。这样的规律也就在某种程度上总结了伦子对待现阶段的高三生活。晚上十一点回家做铺天盖地且了无生趣的卷子。一点睡觉。五个小时的睡眠,六点起床,五十从家走。七点半早读。疲惫的身体始终要保持百分之百的精力集中。上课睡觉对于他来说是一种罪恶,晚饭时间长是一种自杀,总之在他看来所有的时间——吃饭、睡觉、走路、上厕所都是多余。他曾经这样算过这样一笔帐:吃饭多吃一分钟就相当于两道选择题,睡觉多睡五分钟就相当于一道画图题,走路多走十分钟就相当于一道简答题。上厕所倒无所谓,可一旦在厕所睡着就成了白卷,当然上厕所对于伦子来说就好比乡下婚丧嫁娶一样隆重——他总带很多书却只顾进行毒素排泄使自己沉浸在快感的享受之中。伦子总是始终不停地思考,思考到身体无力,心慌,烦乱,一气一烦倒头便睡,先前的换算就在刹那间蒸发,无法寻觅。

  伦子对冬天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不仅可以把自己包裹严实让厚重质感的大衣一层一层使他感到无限坦然且安全,而且在他看来似乎所有的故事都发生在凛冽的冬季,他始终无法明白季节的更替对于一个人可以有这般巨大的变化,然而无论从何种角度上来说在他的眼中冬天总是一个能让人释然的季节,内心可以毫无掩饰且无忧无虑地面对狂风暴雪,融化掉一切烦闷的成长与所谓的曾经。

  早上呵呵带的早餐伦子依旧没心没肺地狼吞虎咽。她总是带足够的面包、牛奶或者早市上买的小吃,以免伦子全部消灭而自己毫无所获。兔子在旁边无奈地说:

  哎……我说你就不能给呵呵留点,或者自己带点?

  我没买早饭的习惯,没办法,总是忘了买……嘿嘿。伦子边吃边说。

  算了算了,我习惯了,你就让他吃吧,先攒着,到时候让他请我顿满汉全席就可以了。呵呵看着英语书心不在焉地说。对了,前几天你病了就没来得及给你,看……呵呵拿出自己包装的紫色礼品袋。

  送你的生日礼物。伦子特惊讶地看着呵呵,面包滞留在口中,停留片刻说:

  这是给我的?!

  是啊,那还能有谁?

  伦子打开袋子,是一条银白色的藏式六字真言项链。精致得让周围的物质都黯然失色。

  对了,我也要送给你东西呢。兔子笑眯眯地说道。

  给你的,知道你抽烟,所以就买了个小猪样的烟灰缸,可爱吧?对了,这里面还有丫丫的祝福呢。伦子口中的食物无法下咽。这么长时间有谁能记得起他的生日?连他自己都似乎像洗了底片一样对这本应庆祝的日子不存一点留恋。他突然发现三年前的种种在自己的脑海里已经形成不了一道完整的弧线,这不就是这么多年伦子一直企盼的感觉吗?为什么这样的感觉真正在伦子体内回旋时没有一种叫作如释重负的感觉?但无论怎么说,那种暗涌的痛在他手里拿着呵呵、丫丫和兔子礼物的那一刻烟消云散。他知道枫是要他快乐的。伦子终于明白枫被十几个人围打时的那个眼神,不是害怕,不是懦弱,而是看到伦子被人拉住后,用微弱却异常坚定的眼神告诉他:生活不是我们主宰,我们只能坚强地活着。

  嗯,谢谢。伦子说的时候显得有些颤抖。

  呀?你们来这么早?伦子,看到我和兔子给你买的烟灰缸了吗?可爱吧?丫丫的冲天辫在人群中很显眼。

  嗯,可爱死了,谢啦。等你们过生日的时候我一定给你们买你们最想要的东西!伦子说这话的时候非常卖力。

  真的啊?那我要西藏的雪莲花!

  啊??

  我要法国香水!哈哈……

  这个……

  我对你最仁慈了,我就让你给我一张王菲演唱会的票就可以了。怎么样?我对你好吧?

  最毒妇人心……

  哈哈……

  伦子侧过身无意中看到右边女孩的背影,想告诉她今天是我的生日,想让她和自己一起分享烦乱中的快乐,想告诉她内心中惆怅的感动。这些念头一次次闪烁却转瞬即逝,他不甘心但又无奈。因为这是高三。但无论如何他都不想把这种微妙变化变成一种负担,他宁愿这样下去,哪怕只是和她随意地说些什么或是就这样坐着看着她长发遮住的脸庞。他笑了笑,像极了他过去对小天说你只能是我的小丫头时释然的模样。

  这一天伦子都沉浸在祥和的幸福中,暂时忘掉时间的残忍,高三的压抑,忘掉了卷子,书,分数和高考,还有让他难以忘却的往事也都变成了结束后的坚强。

  晚自习下了后,伦子买了瓶枫在时最爱喝的啤酒,点燃三根烟,靠在酒瓶前,氤氲的烟雾绕成幸福的旋涡。正在一旁陪着他,很安静地与他一起祷告。

  兄弟,一年一祭,烟是你的,你最爱的摔杯是你的,天空是你的,天堂更是你的。伦子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紧,从太阳穴滑向左眉,在两眉之间停留,食指轻轻地向明暗交错的城市上空画出一道深沉的弧线,指向天际。他的归宿。

  PP和强子不知何时都在伦子后面站着,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看着烟灰被风吹起,散落在有风的地方。

  他会知道的。PP在旁边说道。

  是啊,你的朋友在上面见到你这样也会觉得幸福的。正的声音很坚定。

  要知道,我们都是最优秀的男人!强子还是用他的招牌话。

  哈哈,对啊!我们都是最优秀的人!伦子笑得很真实。

  好了,人都走完了吧?这下我们该开始了……伦子很诡异地小声说道。

  好好好,我们喝酒吧!PP口水直流。

  不不不,我们唱歌吧!正边说边清嗓子。

  我们还没吃饭呢,去吃饭吧!强子把钱包拿出来数着钱。

  我×!你大爷的!我说的开始是开始学习!哎……都没救了……伦子故意把气叹得老长。

  呦……装个屁啊,哈哈……我们还不知道你了?

  就是,他要不去喝咱哥儿几个去,回来对他打几个饱嗝儿让他闻闻鲜儿,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哈哈!PP特诡异地笑道。

  对!走!

  喂……等等我,我说说而已啊,别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啊,我害怕的啊……

  怕你丫个鬼儿!感情成了矫情男啊?!正边捶伦子边说。

  我全身起鸡皮疙瘩……强子不停地发抖。

  这阴气太重……我们闪……牛牛话没说完就跑了。

  走啊!等兵马俑出土啊?!正和PP也飞奔过去。

  等我啊!我还没收拾完书包啊!闪什么闪啊?!一群没人性的……伦子连教室灯都没关就直奔烤肉摊。

  天色很好,久违的月亮也很懂得人心,水润润的。伦子此刻终于体会到如释重负的感觉。当一个人明白了一些事,一些人,甚至一个眼神时,他就会变得更加坚强,变得懂得珍惜,珍惜身边一切让他感到自然、幸福的人和事;当成长遇到苦涩的时间和暗涌的黑潮甚至是死亡的噩耗时,都要相信他们依旧需要明天。

  伦子边想边笑,笑得是那样实在,真实且坦然。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变得可爱。绚丽的霓虹灯,暧昧的街道,明烁的路灯。无所谓现在还是永远——实体的现在就是虚幻的未来。晴空万里,他的心。至少是现在。足够。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