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第十二章

  听说远方有一片红色沙漠,凡穿越的人都可以找到真爱。听说沙漠里有一棵青翠的仙人掌,可以治愈因爱破碎的心。听说仙人掌上有一只变色龙,收到它的眼泪可以让心爱的人回头。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也可以冲淡所有原本浓重的心。伦子与女孩的对话总是那么的少,甚至只是简单的点头,微笑。这总归来说是可以理解的,所以对于伦子来说这已足够。这一年他不能有丝毫的懈怠和感情用事,甚至是叛逆与所谓的沉沦,他承担太多人的梦想,负载沉重的诺言。但人的本性总是在最需要坚持的时候给予意志以沉重的打击。当幸福就在眼前时没有人会对此视而不见。包括他自己。

  班级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每隔一个星期座位就会从右到左变动一次。伦子与女孩会在一个月中成为一次名正言顺的同桌。有时在工地里抽烟的时候他总在掐指头计算与女孩一共可以成为多少天所谓的比邻。八次。四十八天。这些天中伦子不知会发生什么。他是希望发生一些能让两个人贴近距离的事或者说能让他有了解女孩的机会,但希望终归是希望罢了。潜意识告诉他宁可就这样平静地度过。

  星期一来的时候伦子座位右边便是女孩,如此之近让他的心近乎于沸腾却始终保持表面的平静。她柔顺的长发依旧挡住左边的脸,如此的细腻充满了光泽,淡淡的发香,简单的打扮干净且自然。

  你爱喝橙汁?伦子看着她手中的饮料。

  还好了,也不是特别喜欢,这是别人给我买的。女孩看着手中纯色的液体。

  那……我也给你买一瓶吧?

  好啊……那我给你买瓶可乐吧?就当作对你的报答。女孩的眼睛露出难得的光彩。

  嗯!好,就这么定了!

  我们勾手指吧,否则我可不放心。女孩伸出右手的小拇指不停地在伦子眼前晃动。

  两个手指勾在了一起。彼此看了看对方。笑了。

  第二天早上伦子买好了绿茶放在书包里。依旧第一个进教室。开灯。倒热水。学习。

  喂……醒醒……都上课了怎么还睡啊?女孩在旁边小声地说。

  哎……又浪费了一段美好的时光。罪孽啊……伦子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给……你的可乐。她从书包里拿出来的时候没有看伦子只是盯着自己湖蓝色的书包。木讷的神情。

  怎么了?我又不是没买?给……伦子拿着绿茶在女孩眼前不停地摇摆。

  切……我最不喜欢喝的就是绿茶了。她头低下头偷笑着。

  啊?不会吧?你还真挑剔啊。给你买都不错了,快拿着!

  哎……好吧。那我就将就点好了。

  我……你……伦子被女孩说得哭笑不得。

  晚自习的时候伦子喝着可乐不停地笑,卷子上到处都有可乐的痕迹,数学老师在上面改卷子,那是一个很认真的老太。伦子喜欢讲课时的她,那种魅力感染着听她课的每一个人。

  今天的数学卷子难死了,根本不会做。伦子抓着头发痛苦地说。

  废话!喝着幸福小水儿,心思早没了吧?哈哈。PP在旁边用挑衅的眼神看着伦子。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那你也叫上面的老太给你买一瓶二锅头啊?伦子说这话的时候有无法名状的幸福感觉。

  行,你行。我服你了。PP没好气地转过头继续写卷子。

  晚上你总是很晚才回去吗?女孩头仰起来看着伦子。

  嗯……回去总是学不进去,倒不如在学校多学会儿,你要不要晚上也在这学?

  不行,妈妈会担心的。女孩说得很是认真。

  噢……也是,女生嘛。早回去点也好。伦子有些失望。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晚上晚回去的话我这有些吃的都还没动过,你要是饿了就自己拿好了,我这有面包、牛奶,还有……

  嗯,我知道了……伦子满是感动。

  整个自习课伦子都被幸福所包围,这样的小小幸福在伦子体内不断地充实膨胀。他似乎听见女孩在他自己的血液中游走时发出迸裂的声音——幸福的汽笛。这样的感觉已经沉睡了太长时间,唤醒时措手不及,到来时毫无防备,却温暖自然。

  晚自习结束后教室里只剩下伦子、PP和强子。三个人依旧点起各自喜爱的烟,在忽明忽暗的氤氲灯光下坚持各自怀揣的理想。伦子吃完了所有的食物。PP反复看着等高线和等压线,强子不停地翻阅着历史书。灯光温和。外面车安静地从窗外驰过。操场上有打球的人,工地上仍然是几个工人敲敲打打,人们在巷口的露天舞池里跳着不知名的舞,瞳孔中所有的实物都像是生活的信徒。伦子微笑。本应如此。

  回家的路上,强子骑着与他身体极不相符的车子路过公园门口的时候说:

  每天都路过公园却有三四年没进去过了,里面也不知道有什么变化。

  变化?我宁可它没有变化。伦子回答的时候想的却是别的事情。

  呵呵……快骑吧,都十一点了。回去还有几张卷子没做。哎……又要熬夜了。

  两个人在路口道了声再见,各自散去朝不同的方向骑去。

  伦子回家的路上总能看到古老悠远的城墙,连绵不断地延伸至远方。严肃,巍峨。他是生长在城墙根底下的孩子,对这些古老事物有自己特殊的眷恋。这些从过去一直存在到现在的实体见证了历史的沧桑与无奈。质朴的气息使每个生长在这里的人诚实地祷告自己的心灵——这是根——是灵魂归宿的圣地。穿过城门仿佛是穿过历史的瞬间。恍若千年。在这样一个富有浓重怀旧色彩的城市,人也被怀旧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只是有些人在本不该怀旧的时候开始沉醉于虚拟且短暂的幸福——过去的他,现在的他,都是如此。

  日子总是在悄然无声地滑过,伦子依旧很早去学校,开灯,倒水,学习。会吃女孩拿来的早点,听她喜欢的CD,她会把他的HILTON收起来控制他的烟量,会在深夜给他发短信,有时会不自觉地沉沉入睡,第二天伦子会责备为什么不回短信——那是因为他一直等到天亮,两个人会同时听深夜的鬼故事害得女孩失眠一夜,伦子会借此笑她的胆小,而她会反驳你也一样眼圈像涂抹了眼影。他们说过会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学,却又笑着说这太难。现实与理想总是存在太过模糊的差距。伦子总是理性得可怕,他知道这一年谁都承担不起,总是有意无意逃避一些本该勇敢去面对的事,因为他知道在此刻另一个人也同样喜欢女孩。朋友在伦子心中总是占有绝对的分量,他可以为了朋友牺牲掉自己认为能够放弃的一切,但却始终难以割舍这来之不易的幸福。这种诡异的欲望让他自己筋疲力尽,矛盾的情节与退让的借口到最后让人感到恶心和悲凉。当矛盾的灵魂和矛盾的意念冲刷一个本不坚定的心时,这个人便会变得脆弱且内心孤独。

  两个人总是存在极其微妙的变化,伦子不想改变现在的状态,总是告诉自己这是高三,是不能萌发出丝毫的感情的,但却一再进入纠缠的旋涡中无法自拔,即便满身疲惫抽身离去也已经伤痕累累。伦子伪装得很好,伪装得就连自己也相信他们之间并无任何特殊的感情。彼此都保留着最后的发言权。

  十二月悄然来临,古城迎来了入冬的第一场雪。漫天的飞雪飞舞在城市的每个角落。伦子喜欢看雪,但这并不代表他是一个矫情的人,雪的飘舞与心的荒芜可以在灵魂的空间中恰如其分地形成一粒粒无法言状的忧伤,但这也不代表他自己是一个无病呻吟的人。如此透明与忧伤的季节在伦子看来只是身体的某个组成部分罢了——并不代表所有。雪后没有尘埃的城市像新生婴儿稚嫩细腻的皮肤,干净整洁的街道让每个经过的人内心宽慰了许多。天空如此的湛蓝,仿佛要把所有浑浊不堪的事物都彻底地吸附。

  伦子和正站在天桥上,书包在肩上慵懒地坠着。PP的身影总是显得有些笨拙,这也一再成为大家善意的笑料。

  哎……看看现在的世道,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如此这般这般如此,颓废生活何时了?往事……我就不想知了!PP不知道哪根筋错位说得大家一脸不解地看着他。

  我还是那句话……强子在一旁特深沉地说。

  我们都是最优秀的人。没等强子摆好造型,意气还没风发的时候其他几个人便异口同声地说了出来。

  我说你就不能换个台词,都这么长时间了你不烦啊?牛牛靠着天桥的护栏点了根烟。

  我还没说完呢……是……

  是男人!伦子说这话的时候显得特豪迈。

  对对对!看来我是把你们都感染了。人嘛,总要时常给自己信心让自己感到优秀,这样才不至于在高三倒下。自己败在自己的懦弱下是很可悲的。强子看着天桥下交错过往的车很认真地说。话说出来后空气仿佛凝结了,没有人接话,各自都在揣摩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其实对于他们来说在任何一个人口中说出这样富有强烈哲理色彩的话则是对其他人最危险的挑衅。

  哦……原来是这样啊?几个人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一!二!三!……我×!四个人给强子伸出了四个中指。

  回家的时候强子依旧不停地唠叨着说:

  我说错了?这有什么错啊?哈哈……不过我知道你们都明白只是对这样的感觉不太爽罢了,对吧?

  嗯,呵呵。说得还有那么点道理。你说自己败在自己的懦弱下是很可悲的?

  这不废话?!难不成你觉得特光宗耀祖?

  我又没说什么,你小子不就是整了句像人说的话有什么嚣张的啊?伦子边笑边骂地骑到强子旁边抓他衣服。

  我闪……

  你小子能骑过我?!我让你闪!

  就这样两个人打闹着到了分离的十字路口道了声再见便朝各自的方向骑去。这时周围的一切才安静了下来,伦子想想刚才强子说的那句话觉得好像是在对他说的一样。自己到底在懦弱什么?他看了看古老凝重的城墙,这才明白原来他懦弱的是现实,那么这样的懦弱算不算是可悲?伦子停了下来点了根HILTON深深地吸了一口,轻轻地摇摇头继续上路。

  圣诞节那天学校到处都弥散着西洋节日的感觉,卡片在任何一个人的手中都能看到。伦子觉得没有给女孩送的必要况且自己也没有送这类东西的习惯。伦子是个不太喜欢过节日的人,一切的节日在他眼中都是可有可无的,就像对待自己生日一样无所谓。

  圣诞节有什么打算?女孩问这句话的时候伦子右手正托着下巴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

  没什么打算,不太喜欢这个节日,不过还是挺羡慕那些为此忙碌约会的人,最起码还有事可做。

  是吗?真搞不懂你。

  我都搞不懂我自己谁又能搞懂我?对话显得有些尴尬和沉闷。伦子起身走出了教室。

  伦子,晚上一起去吃个饭吧?还有呵呵、兔子和豆豆,你把正,强子,PP和牛牛都叫上。成成在楼道叫着。

  什么时候?伦子有些迟钝地问。

  晚上的晚自习放了啊!你傻啦?听不懂啊?成成有些不耐烦地说。

  那……好吧。我给他们说。

  好!就这么定了,到时候大家都别走一起行动。她说完就跑下楼去。

  呵呵,真是个风风火火的人。伦子有了些宽慰的感觉。

  晚上这顿聚餐每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真诚的笑容,这样的快乐似乎已经冰封了太久麻木到降临的时候大家都笑着哭。酒是一个很敏感的东西,快乐时喝上几杯会把这种来之不易的感觉发挥到极点。伦子很喜欢和朋友在一起享受这样一种无比自然的氛围。他多么想马上过完这让人烦乱无比的高三,可以好好面对一切,意识与举动的矛盾也会得到长眠。心止如水。

  一杯接一杯地喝,喝到最后就只剩残缺的躯壳,意识混乱。短信来的时候伦子用力揉了揉血红的眼眶。

  到家了吗?我知道你不喜欢圣诞节,但还是要祝你节日快乐。伦子看完后想要回信息手却始终不听使唤,酒精让他像一个瘫痪的病人。想了想就算回又能说些什么?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缺乏语言的表达,想要表达的东西怎么说都无法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

  走出饭馆伦子倒吸了口冷气,酒气随之也涌了出来,倒在树旁不停地呕吐,胃抽搐得让自己不自觉地往下倒。PP在后面不停地拍他的背。

  喝那么多干吗?又不是拼酒。

  今天我高兴,没事。喝多了大家开心嘛!

  我怎么看你不对劲,是不是还是上次说的那个事?PP边拍伦子的背边问。

  没啥,就那样了,你知道的,高三……没等伦子说完胃又一阵抽搐最后连饭也吐得一干二净。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强子,你们今天坐车回吧。这醉鬼就交给你了。

  知道了,那我们走了。强子接过PP的手扶着伦子东倒西歪地朝车站走去。

  我没事的,不用扶我了。伦子身体慢慢直了起来。

  行不行啊你?大家就是在一起高兴一下,没必要喝那么多吧?

  高兴才喝啊,喝了就能更高兴了。伦子头不停地向后仰。

  算了!我还是扶着你吧。那也没必要喝那么多吧?

  没啥没啥,在下酒量无边,这么点对我来说就是雕虫小技,我的酒量那可真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想当初……伦子把脑子里随时蹦出来的词胡乱扯上组成一句气势雄伟的话。

  我看你真的是醉得不轻。强子无奈地说着。

  两个人没有坐车就这样步履蹒跚地朝家走去。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候伦子的酒气已经基本上从身体消散,身体也有了力量。最重要的是恢复了独自行走的功能。

  好了,看你现在挺生龙活虎的,剩下的路你就自己搞定吧。我走了。强子道了声再见便朝巷口走去。伦子突然想到还有短信没有回,便拿出手机。

  刚才朋友拉我去吃饭,喝的有点多了,没来得及回,你在家吗?伦子发完抬起头又看到了古老的城墙,觉得自己挺可悲。回到家的时候手机依旧没有反应,伦子看了看表十点十二分。没好意思给妈妈说已经吃过饭了,便又吃了一顿。吃到最后伦子一看到食物就恶心。英语卷子做完后手机仍然没有任何反应,伦子便又发了一条。

  你的生日是几号?我想给你送个很不错的礼物。没过多久信息就回复了过来:×月×日,还早。是什么呢?

  到时候就知道了,而且那时候送自然有那时候的意义。

  搞不懂。

  呵呵,你快睡吧。很晚了。

  那好吧,晚安。

  不这样我还能怎样?不去想高考?不去想父母?不想责任?我能做的也就只能坚持,一切等到高三完后再说。伦子刚要发的时候手机鬼使神差般断电,无奈地笑了笑。

  想要说的时候老天不让我说,好吧,既然是他老爷子的意思那我也就没有说的必要了。

  他自言自语地说着。像是一种自我解嘲。想再看看历史书,却在翻了四页后让被窝的温度弄得醉生梦死,睡得特实在。伦子的母亲把他手中的书抽了出来无奈地摇了摇头,关掉台灯,轻轻地走出房门。一切又归于平静。

  但变色龙不可以离开仙人掌,仙人掌不可以离开红色沙漠,红色沙漠整年风沙滚动,烈日灼人,只有没有被爱情伤过的人,才得以安然穿越。

  女孩与宇在一起的事不知道从何时已经公开化了,伦子为她准备的生日礼物也就此搁浅。谁也不知道伦子为什么要放弃,或者说整个班里没几个人知道这样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伦子始终想把这样一种关系划定在朋友的范围之内,事实也确实如此,如果现实让自己得不到或者说没有勇气去得到那么倒不如划到这样一个范围,自己也会变得释然。看着她与宇在一起吃饭,一起放学回家,一起打羽毛球,伦子心里有时会满是伤痛,有时却心止如水。PP有时会在旁边说要像个男人。伦子决定不去打扰,说什么都已经成为定局,当结果仓促且明显时那么所能做的就只有忘记,尽管忘记一件自己觉得很重要的东西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但除了这样便没有了别的选择。

  当一切都变为现实那么就让所有经历挣扎后浮现的人都勇敢地去面对。故事总是有开始和结束,一个人经历的故事太多太荒芜,故事一过就应该准备下一个故事的开始。过去的事都已经渐渐模糊,人的存在太过渺小,不能也不可能像古老庄严的城墙一样有历史延续的必要。放开手让能够得到幸福的人去自由地得到他们的幸福,这样也许就是自己的幸福。好男儿的胸怀要像大海。已经记不清这句话是歌词抑或是别的什么。伦子看到这句话时笑了笑,看了看久违的湛蓝天空,明白了什么。

  苦苦寻爱的人络绎不绝穿越红色沙漠,但终究抵不住严格的考验,纷纷伤心回头。幸福的人是不会相信这样的传说的。你相信吗?

  伦子是不相信这句话的,但他却坚信穿越沙漠的人就一定是幸福的。心中默默地说:祝你们永远幸福。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